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工作动态 > 侨务动态

专访皖籍旅日知名画家里燕:传播中国艺术,促进文化交流

发布日期:2017-08-23   作者:省外事办外联处    来源:日本东方新报    阅读: 次   字体:[ 大 ] [ 小 ]

中日水墨画交流展览活动国际水墨艺术大展2017”即将于823日至830日在位于东京上野公园内的东京都美术馆举办。自2003年首次举办以来,国际水墨艺术大展已经连续举办了14届,成为中日民间文化艺术交流的一大品牌活动。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,所以今年的活动又有了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意涵。

国际水墨艺术大展系列活动是由里燕、赵龙光夫妇牵头创办的,二人师从赵龙光的父亲、中国著名书画家赵不仁,学习水墨画(中国画)。东渡日本后,他们又把中国画带到了日本,教日本人学画水墨画,在传授知识的同时,也传播了中国文化。记者日前对里燕进行了专访,她讲述了自己在日本传播中国文化艺术的故事。

生来就是为了画画

里燕自幼喜欢画画,有着相当高的绘画天分,而赵不仁则让她了解了水墨画乃至艺术的精髓——画品如人品,人品高画品也就高。多年来,她不断吸收新的东西,不断超越自我,在继承传统的同时,积极创新,但是坚持自己的底线,不画艳俗的商品画。

记者:您是怎么开始接触绘画的,自小就喜欢画画吗?

里燕:我从小就喜欢画画,喜欢收藏一些跟艺术有关的东西,平时看到小人书、书籍插图什么的,觉得好看就照着画。我1953年在北京出生,不到15岁的时候就上山下乡,去了内蒙古建设兵团,在那边待了几年。我身体不好,不能适应当地的生活环境,后来作为病退回到了北京。因为是病退,最初也没有分配工作,父母也没催着我赶紧找工作,所以也经常临摹。那时候很多学校都关闭了,艺术学校就更不可能了,也没有地方接受专业的训练。大家都知道我喜欢画画,当时的朋友说给我介绍一个老师,这个老师就是赵不仁。

记者:认识赵不仁老师,就接触到了水墨画吧,当时是怎么学习的呢?

里燕:我们国内把水墨画叫国画,赵不仁是画国画的,书法、篆刻、真草隶篆基本上没有不行的。当时我觉得什么画都没关系,只要能够画画就行,但是去看了赵不仁的画之后,我觉得国画非常有意思,很有意境。当时年纪小,也说不上国画哪里好,但是相比油画,国画有一种能够让我安静下来的感觉,本身我的性格也是比较安静的,我觉得国画的气质跟我很合,好像我一早就了解它,这样就对国画有了兴趣。后来我想,这可能也因为我们是中国人,我们的文化背景让我们更加容易接受水墨山水。

就这样,不到20岁的时候我就拜赵不仁为师开始学习国画。他也不善言辞,是我见过的长辈里最不喜欢说话的一位。当时我去他家,他没有过多地寒暄打招呼什么的,也没有倒杯茶,他画他的画,我就在旁边看着。他很少给我讲什么大道理和很深的东西,感觉非常有意思。因为不懂,当时提了一些不是很专业的问题,比如墨汁画在纸上为什么不会洇。他也不解释,就让我拿纸墨自己画道道,结果洇得很厉害,这就更加激起了我学习国画的意愿。他虽然言辞不多,但是他会拿出很多东西来让我比较,让我揣摩。

后来我开始工作了,工作地点距离赵不仁他们家也比较远,但是每次放假第二天我都会用全天的时间过去学习画画。那之后,除了工作,我基本上都在画画。赵龙光也是很小就跟赵不仁一起学画画,我们1978年结婚,结婚后也一直在跟赵不仁学画画,直到他1986年过世。我觉得我生下来就是为了画画,这是我一辈子的事业,可能也干不了别的。即便当时在国内工作,也是因为我会写会画,所以做的也是宣传相关的工作。

记者:您觉得赵不仁给您最重要的影响是什么?

里燕:赵不仁是我的公公,也是我的国画启蒙老师,是他把我带入中国画领域的,也是让我深刻理解中国画韵味的人,我非常感谢他。在绘画上,他让我形成了自己的画品,有人学一辈子画,但是画的永远是小姑娘画,很弱、很纤巧,没有力量,没有体现画的气韵。他不爱讲大道理,惟一在茶余饭后会教导我们的几句话就是,画品也是人品,人品高画品也就高你不用自己去说,不专业的人也能感觉到你的画与别人不同。他还说年轻人要多读书,不要没事坐在一起杂谈,他家门口上就写着有事说事,没事请回,这样的性格在一般人看来很古怪,但正是这样的性格让他的画品很高。我受他的影响很多,做人方面我有自己的底线,画画上,我不会去画一些很艳俗的商品画。他也比较认可我,他说他教了不少人,也有很多画友,他觉得我是个天才,我的作品比男人画出来的更有气势和韵味,说我无师自通,基本上就是看着他画自己跟着学。

坚持开展民间水墨艺术交流15

上世纪80年代后半,中国改革开放不久,兴起了出国热潮,大家都想出国看看中国以外的世界,出于对日本绘画艺术的浓厚兴趣,赵龙光也在1986年赴日学习绘画艺术。随后,里燕也带着孩子到了日本,一家人开始了在日本的生活。赵龙光毕业之后找到了在日本学校任教的工作,教日本学生学习中国画。夫妻二人还开了绘画教室,招收学生,撰写关于水墨画技法的书籍。这期间,他们一边精进自己的绘画技艺,一边教学,在日本传播中国的文化艺术,为中日民间文化艺术交流作出了贡献。

记者:日本人对水墨画的认知程度如何?

里燕:在日本,年纪大一些的人很多都看过水墨画,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。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在文化方面有更多的选择,一般都对电子音像的东西感兴趣,这是一个趋势。总的来说喜欢水墨画的还是以年纪大一些的为主。

记者:您是怎样开始举办国际水墨艺术大展这一系列活动的?

里燕:《人民中国》杂志创办50周年的时候,他们希望在日本办一场纪念活动,于是找到我,我觉得他们这个杂志的初衷也是想促进中日民间交流,就提议做一个大型的画展。因为我们一直在教日本人画中国画,我想把这些学画的日本人的作品聚集起来展示,我觉得这样的形式跟草根交流的精神很吻合。他们很赞成这个提议,又给我们引荐了一些中日友好团体的负责人,我们一起谈了具体事宜,大家都说很好,都愿意支持,于是我们就开始募集作品。不巧的是当年SARS肆虐,国内的代表团不能来日本。但是活动总的来说还是比较成功,当时还挺轰动的,反响很好,大家都建议我们接着干下去,所以我们就一直坚持下来,今年已是第15年。

2013年是活动举办第十年,我们想办一个规模大点的纪念活动,刚好中国侨联有个定期的海外交流活动,愿意跟我们合作共办。所以那一年我们把国内的作品也弄到日本来,一起展览。现在每年都是这样办的,国内的作品和日本的作品一起展览,形成一个真正的绘画交流活动。

其实举办国际水墨艺术大展十周年庆典活动也有很多的意外。当年中日关系受到钓鱼岛问题的影响,很多交流活动都中止了,我们也不例外。国内原本要来参加活动的代表取消了来日行程,我们事前安排要取消,宣传册、广告都要重新印刷。当时最大的问题是展场费用昂贵,我们一方无力支付。我们向国内、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文化处及日方友好人士说明我们活动的意义所在,尤其是我们有十年的坚持及成果,得到了各方的支持。最终,在中日关系非常困难的情况下,我们成功地为十周年庆典画上了园满的句号,同时也开设了中日水墨艺术交流的平台。

记者:在面临这么多困难的情况下,您是怎样坚持下来的?

里燕:在日本能够这样长时间坚持举办一个民间文化交流活动,我可以骄傲地说,就只有我们。我们这个活动是真的草根交流,不讲大道理,就是大家都喜欢水墨画,教课的都是中国老师,学生都是日本人。学生画的作品不是说有多好,我们主要是把我们自己知道的中国文化传播出去,在教日本人画中国画的同时,把中国的一些人文思想、价值观、美学传递给日本人。我们不是为了利益,我们不是坚持了几年,而是十几年,这件事情能够做得很盛大自然是好事,但是就算是一件小事,我们长期把它做下来真的不容易。我觉得无论是艺术交流,还是传播文化,它可能说不上伟大,但是润物细无声。这也是我在困难的时候,仍然坚持下来的主要原因。

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我真的很希望我们在日华人能够一起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。大家都说,中国人一个人是条龙,一群人就变成虫,不团结,干不成正事,我觉得我们要争这口气,让大家改变这个看法。我们这个活动是我们几个在日本从事艺术的华人一起做起来的,我们希望把我们这些教画的华人团结起来,把中国画这个领域撑起来,传播中国文化艺术,一切都以这个为大局。

记者:回顾在日本从事艺术创作和交流活动的这些年,您有什么感悟?

里燕:我没有那么多艰难的经历和深刻的感悟,我觉得我的人生就是有意和无意的结合,顺其自然。比如来日本并不是有意一定要来的,但是丈夫来了,孩子也能适应,结果一待就是这么多年。我喜欢画画,这是有意的,我会坚持画。我想做什么事,我是会很投入去做的,但是结果怎么样,我不会强求。我性格很沉静,没有什么大的艰难,也没有特别的风生水起,生活很安稳,就是这种安稳,才促成我在艺术上的追求。我庆幸我学的虽是国画,但是我并没有完全被限制在这个圈子里,我看到了很多不同的艺术风格,我一直在完善我的艺术水准,最起码要让我自己满意。因为安稳,我能够画我喜欢的画,只要能换来大家一句里燕的作品确实不一样这句话,我就觉得人生是幸福的。然后我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,让普通日本老百姓体会到中国画的精神,我很享受这个过程。

今后我们还想把国际水墨艺术大展这个活动坚持做下去,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什么样的困难,但是会坚持到实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。


    分享到: